您的位置:首页 > 理财 > 银行 > 业内人士第一季|业内人士解惑银行混改 民资组团或是可选路径

业内人士第一季|业内人士解惑银行混改 民资组团或是可选路径

时间:2017-07-05   来源:银行   点击:

【www.cjcjw.com--银行】

混改或让沉寂有时的银行股再迎春天,今日落地的交行深改方案如期囊括了市场预期的引入民营资本、探索高管层和员工持股制度、深化用人、薪酬和考核机制改革等多个方面。

  不过在市场热切期待混改带来的改变之时,有业内人士则对如何“混”依然充满疑虑,比如对于市值庞大的国有大行而言,一个百分点的股权变更即意味着百亿级资金的往来,但有此实力的民营企业屈指可数。

  分析人士认为,一种可能的操作是,民资或可组团进驻,作为一个相对有诱惑力的对价,即使民资持股比例微不足道,但国有大行也可能考虑许以董事席位。

  民资组团或是一大方向

  以昨日A股收盘价计算,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市值分别约为18639亿、12407亿、14219亿、17100亿、6405亿,市值庞大。

  “出得起哪怕是1%股份资金的都得是大国企,民资钱不多,要接手要价肯定也会特别狠,‘混’谁去?”一国有大行人士表示。

  但交行方案明确要探索引入民营资本,建行董事长王洪章前日也在香港对外表示,建行目前已经是混合所有制企业,但会做进一步的资本调整,计划在未来引入大型民营企业入股。

  以昨日A股收盘价计算,五大行仅是百分之一的股份市值即达百亿左右,最小市值的交行1%的股份市值达到60多亿,工行则要186亿,于工行而言,5%的股份意味近千亿市值。

  交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也承认,单个民营企业入股国有大行,并想获得一个董事席位有难度,因为难有民资能一次性予以这么大的投入。交行是国有大行混改第一单,其混改方案的制定研究单位据媒体报道为交行金研中心。

  先行的交行或能给仍在困惑中的其他大行予以参考借鉴,上述大行人士就明确对上证报记者说,“先看交行怎么改吧。”连平提及的一个可能的操作方向是,民营企业可以组团进驻国有大行,且这种模式前有借鉴。

  “在工行上市前,高盛就组了一个投资团购入其约10%的股权,作为财务投资,在工行上市后出售获利丰厚。”连平说。只不过,高盛组建的这一投资团是以外资金融机构为主,但亦可作为国有大行引入民资的借鉴方向之一。

  实际上,早在2103年,既有金融界前高管建议设立“商业银行改革发展投资基金”,聚集更多民间资本,通过资产管理公司专业运作,投资金融企业。

  “如果此类基金规模迅速扩展,也可让这些基金投资国有控股的大型商业银行,或把一部分国有股转让给有关基金。这样,既有利于集中民间资本更多进入金融业,也可缓解大型商业银行补充资本金的压力。”该高管指出。

  吸引力何来

  民资可以组团解决资金量小的难题,而国有大行需要解决的是,如何使得其股权看起来更有吸引力。

  当下的现实是,对于大行而言,引入民资对国有大行的发展有很大促进作用,比如新理念、新做法,但即使混改,国有大行控制权仍将掌控在以汇金、财政部为代表的国有股东名下,交行公告也明确坚持国有控股地位。

  对于斥巨资入股国有大行的民营企业或民营企业投资团亦要考虑,在无法获得控制权的前提下,如何衡量投入产出比,且利率市场化正在到来,经济下行期银行业绩前景亦在下行,今年一季度16家上市银行平均业绩增幅不足10%,市场普遍预期银行业绩增速仍将下行。

  “银行股那点涨幅根本入不了民营机构的眼,又控不了股,影响不了经营决策,谁有兴趣?”有大行人士觉得大行的混改颇有难度。

  同样的投入,如果进驻的是成长性更高的股份制银行或城商行则完全是不一样的境遇,比如去年以来安邦总计斥资几百亿资金从二级市场购入民生银行(行情600016,咨询)股份,且已晋升为该行第一大股东,但几百亿资金放在国有大行仅能成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股东,难言话语权。

  在一系列约束性前提下,如何吸引民资入股是大行混改需要考量的难题。连平的看法显得相对乐观,他认为目前还是有很多民营企业有积极性入股银行,且不少民营企业市值也达到千亿级,亦有投资诉求,而对于大规模的投资而言,大行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风险小,“大而不倒”,大行也会考虑在此次混改之时予以民资董事席位,让其真实了解国有银行的经营情况,把控其投资风险。

  对于是否得是持股比例达到5%以上的股东才能获得董事席位的问题,连平说,如果要求太高就没有吸引力,持股比例应该较5%宽松。

  目前四大国有银行董事或非执行董事多来自汇金或财政部委派,交行董事会构成相对多元,除了大股东财政部委派的董事,还有董事来自汇丰银行、首都机场集团,后者持有交行股份比例仅有1.68%。

  薪酬或区分对待

  不过大行混改不是单纯的引入民资,中国银行(行情601988,咨询)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说,其目的是要使得国有大行股权结构和公司治理机制等方面进一步优化,期望带来重大变革。

  交行混改的另一大方向是薪酬和人事制度的市场化,不过目前金融机构高管薪酬“被限”,与交行所提混改方向看起来背道而驰,且有业内人士认为,国有大行人事任命权不可能真的做到市场化。

  连平的说法则是可以考虑区分对待,比如监事长、副行长级别以上的高管团队、党委委员等仍为中管干部,但其他人事安排可以考虑市场化,薪酬设定也会考虑同样的区分设置。

  宗良颇为赞同上述区分考量,不过他说,市场化的薪酬也应有相应的约束机制,比如股权激励,“不能一下子就给出去了。”

本文来源:https://www.cjcjw.com/licai/23599/


推荐内容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财经
证券
贷款
信用卡
理财
投资
消费
科技
公司
新闻
pos机

copyright 2016-2018 财经财经网保留所有权 京ICP备16025527号 免责声明:网站部分内容转载至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